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如意的博客

 
 
 

日志

 
 

[原创] 参加知青大会感言  

2008-06-24 15:09:26|  分类: 感悟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秘书长、编辑、知青朋友们,

    你们好!上周六,我参加了在内蒙古农业大学举办的知识青年大聚会,心情非常激动。当年,千百万上山下乡到农村牧区的风华少年现在都已成了老头老太太。想当初,感慨万分,几经磨难,几经坎坷,蹉跎岁月,竞显身手。1968年10月我从呼和浩特第二中、十四中民族中学插队到巴彦淖尔盟乌拉特前旗白彦花公社,和我一同去的有郝时晋、赛虎、柏云,古领弟,王平平,呼钦、白燕,鸿雁、孟卫英,郭漠南、玛西、嘎鲁、吴一凡、李安林、查萧菲,伊英、吴吉元、胡毓敏等。当时我们下乡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踌躇满志,要实现理想的抱负,另一方面由于家庭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迫害,不得以而为之,想躲避现实。

   往事厉厉在目,不堪回首。那是一个深秋的日子, 早晨霜冻 , 穿着绒裤 , 中午炎热, 穿着短裤 。 蚊蝇叮咬的痛苦不堪 ,  俗话说, 虱子多了不怕咬啊 !  到了生产队劳动第一课就是打草割马莲 。 十几个青年男女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拿着劆刀 带着绳 奔向草地。 不一会儿 ,只听脚下刷刷作响。他们 一个劲地往前窜。  男的叫员外子 ,。 女的叫花儿女,一袋烟得功夫就打下半跺子草。再看我手迟脚慢不的要领,劆刀用力小了割不断马莲草 ,用力大了又怕滑到手上 ,那叫劆刀吃肉。我连拔带割, 堆起的草放在滩里都找不到。最后还是员外子给了我一大捆草,代交了帐。歇晌的时候,我腰酸腿痛 ,躺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这就是劳动啊 ! 没想到更苦的事还在后面呢。打嗑听荤段子就是从那次开始的,开始一听就脸红, 后来自己也能讲几段了。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胖嫂和花儿女的故事。胖嫂家住山上小庙子旁边, 打草二十多天单身在山下住着。胖嫂长得身高丰腴 白白净净 双峰挺拔 走起路来昂首挺胸 真有模特儿的风韵 当时也不懂得性感。胖嫂一不打草 二不做饭, 她就嗑着瓜子和人们寡说嚠道,就是那样也能够保证吃喝不愁。后来,一听尹相杰唱《钎夫的爱》就想起胖嫂和她的情人就是坐船头和岸上走吧。谁打草最多 身体最强壮 谁就能够享受到胖嫂的礼遇。至于前半夜后半夜的动静,那更是听房者的精彩话题了,几乎没有任何隐私而言。讲的人活灵活现,津津乐道 ,有对话有动作。听的人如痴入醉,想入非非,笑的前仰后合。哎,胖嫂要是知道了该往那里躲藏呦!

花儿女是最让全队小伙子们垂涎之极的漂亮姑娘,你要听他们的演译,就像天仙下凡一样美貌勤劳""""""""。花儿女是独生女 , 爹妈特别疼爱她。花儿女身材苗条 ,杨柳细腰 ,是像长跑键将王军霞那样的 , 有精神 、 有气质、 有姿色 ,走起路来一蹦一蹦的, 窕竊淑女就是她那样的 。 花儿女眼睛长得不算大,但特别有神韵, 挺像祖英的,见人 总是笑眯眯的 。 不知明理的人还以为对自己有有点儿那个意思呢 ?  真正喜欢他的人想见又不敢见 ,一见到她,只会傻呵呵地笑, 又说不出话来, 羞花闭月形容的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小伙子们乐呵完胖嫂安静了片刻  一个坏小子冒出一句;我要能亲上一口花儿女 那就嬲死个人啦  要是能,,,,,,话没落音,另一个后生气哼哼地说,你小子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呢   人家不是解放军军官娶上 就是城里人娶走  你能天弥见见就不赖啦 再有两年你小子就见不上了。不知谁插话说,咱们的仙女那能叫外人娶走 来个生米煮熟饭 看她能往那走.......哈哈哈。我很长时间以后才明白了其中的精彩典故。

 在牧区劳动的日日夜夜里,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 空发其身 形弗乱其所为。勤劳 节俭 热情互助的良好作风都是牧民们传教给我的  男女情爱 打情骂俏  偷鸡摸狗 听房恶作剧 也是那时学会的。

 

每天打草累的要命 腰都直不起来了 等直起来又不想弯下去 上午还算认真 就盼着火车过来  人们没有手表  火车准时一过就是下工时间  中午吃糜米肉粥 还有锅謉 队里的年轻人生活能力特强 无论啥条件 都能够做出喷香的饭菜来。最佩服当时年轻人中身体倍儿棒 打草最多,劆刀最快 做饭也快好 无奈当时柴草紧缺 做饭既要省柴 又要麻利快捷的煮饭 切菜 淘糜米 和面 点火撤火有条不紊地做一出杓锅 那可是要技术的硬营生, 小板斗就是全把什技术人才。他会拉四胡 会哨睸 还会讲黄段子。 和他在一起,劳动不累,做饭不愁 躺下还能听段子听四胡 倒也乐在其中 自得所乐。小板斗个儿不高 走起路来老是低着头背着个手,好像总有啥心事,我们愉快地相处了十几天,我渐渐适应了高强度的劳动,但也只是个半劳力 十分工是整劳力,我人缘关系好 从不搬弄是非 更不会有的没的瞎说 所以队长,老小都很关照我 工分就记八分。我呢 记多记少从不计较 咋也行  他们都很不理解 工分是劳动人的命 活着就是靠工分啊! 小板斗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问我几次,你咋不管工分多少呢 那就是钱啊   他以为我不明白工分和钱的关系。 后来干脆直接告诉我,你不多挣工 耽心年底没有吃喝 断口粮啊。 这是关心倍至的贴心话,我心里感觉到暖融融的 格外亲切 我离开家半个月了 开始还踌躇满志 郣有好男儿志在四方的阳刚之气,劳动半个月后,就像瘪了气的茄子 打了烊的蒜苔 再也没有任何想法了 甚至连美梦也没有作过一次 。小板斗的关心让我想到了远在呼市  单只的母亲 她老人家在干吗呢? 儿行千里母耽忧 老人家是天天在惦念 而我是累得熬不出去时才想家了, 写信吧. 也可能是饥不择食吧 顿顿都是狼吞虎咽 不一会儿就锅底朝天了。

     

 

 巴彦淖尔盟乌拉特前旗白彦花公社小庙子生产队,那是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十八岁的青春年华, 正是学习 探索 发明 创新的精力最旺盛时期。也是少男少女们欢乐嬉戏的美妙时光,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我说的姑娘叫纳布其。纳布其的家住在公社所在地白彦花镇西十里地的西哈拉汗村,当时知识青年聚会或者看电影时就都在公社大院凑热闹,红活不过个人看人,老乡们说,点灯靠油 耕地靠牛 文化靠! 当年还是没有休息娱乐的时间地方 那次,旗乌兰牧旗到公社演出,七里八乡的人们一大早就赶往哈拉汗{公社所在地}骑自行车的,骑驴骑马的,扶老携幼就像赶集一样。我们从山上小庙子往山下走七里路,一路小跑就到了。

公社礼堂人们挤的满满的 几乎都没有下脚处 台上乌兰牧旗演员既热烈又活波,个个演的都十分精彩 男的帅气有功夫,女的个个水灵含秋波。还别说,虽然人们乱哄哄的坐在长条木櫈上 忽悠搭蛋的 男男女女 拉拉扯扯 笃笃达达 但总体秩序可比现在好的多啦。开场不大一会儿,就听后面人有人小声说 你看纳布其来了, 我们回头看了看,不看还好 一看可惊人了。 我以为是北京知青,穿着白茬子羊皮袄 带着雪白的翻领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兴奋地望着前方 乌黑的头发是知青那样的短发 这身装束 显然是经过精心准备 刻意打扮的 人们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又想再看个端祥,这就是回头率吧 当时不懂 如果现在统计那可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回头率啊  你想 演到了半场时  把舞台上的靓妹都引不到眼球啦 。那是啥样的惊艳之美啊  这个词形容不准  纳布其是纯洁 善良 天生丽质的自然之美。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