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如意的博客

 
 
 

日志

 
 

万马奔腾拍摄记  

2011-07-03 09:2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6.25日,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我像往常一样,睡懒觉起来,从容洗漱,吃早点 牛奶 焙子 鸡蛋,然后怡然自得地看电视。突然手机响起,我一接听,是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文体局阿拉塔从千里之外的大草原打来的。赵老师,明天我们旗里的一个苏木二十几户牧民举办小型那达慕活动,你来拍摄吗?是吗?我兴奋了起来,你怎么不早点通知呀? 我埋怨地问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马上告诉你的。   我很感动,能够在这时候通知我,那也只有最好的朋友阿拉塔啦。快10点钟了,毫无准备的我顿时心急如焚,我就是以最快的速度也不可能参加千里之外的草原那达慕啊。怎么办?怎么办?  真是插翅难飞啊,无论如何也去不了了,安心看电视吧。眼睛盯着电视,却不知道演的是啥节目。草原牧民那达慕,不知道消息也就算了,当你知道了,又去不了,那种难受劲简直就像是干部全面考核民意测评之后,等待任命时的心情一样,甚至更为焦急,真是七上八下的不是个滋味。每次乘车拍摄都是有一定危险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拍摄草原和草原上的人们,为了拍摄万马奔腾的壮观场面,真要有义无反顾 一往无前的精神才行。飞机  飞机  下午能乘飞机就去,没有飞机票就拉倒。决心一定,就让影友买飞机票。我分分秒秒地等待着, 等待着.......。能去不能去参加那达慕就在此一举啦......。                                                                                            

          半小时过去了,就像过了大半天,我最守信誉的摄影发烧友辛xx转发来航空公司的予定机票的信息,今天下午2470航班3;10分起飞到锡林浩特飞机场,27日返航回到呼和浩特。  确定了往返机票,我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行装,带上武器照相机等。同时给锡林浩特的好朋友定xx打电话,请他派越野车到机场接我并直接到西乌旗。下午一切都很顺利,起飞降落....马不停蹄乘车前往旗所在地。哈  哈   真是千里有缘来相会,接待我的局长苏和竟然是锡林郭勒盟的老革命功臣,我对他父亲敬佩不已,对他老人家在解放战争时期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与国民党匪徒博斗的英雄故事耳熟能详。真是相见恨晚,兄弟两举杯共饮,三杯过后尽开颜......。

              我们酒足饭饱,回到宾馆,苏和准备邀请我去喝上等好茶。我对喝茶和吸烟的感情一样,都不知好赖,婉言谢绝准备休息。阿拉塔打电话来,说明天早晨四点钟牧业点就开始活动,今晚最好赶夜路120多公里直接到白彦花牧民家。饭店  酒店 好烟 好酒 好茶与我无缘,拿起相机包就出发。

             我们为了拍摄牧民生活,按照阿拉塔的要求,出发赶夜路,茫茫草原,无边无际.......路非常不好.....有时根本没有路。司机巴拉精明娴熟,出车时就问路有多远? 阿拉塔轻松地说100多公里,不远。巴拉说,远不远咱们先把油箱加满吧。啊,真是夜茫茫  天茫茫......。两辆车在月色中行驶。我处在似睡非睡壮态,手把车把,一刻不敢放松,汽车再好,也抵不住路的巨大巅簸,要赶路,要速度,就不要屁股啦。最厉害的一次竟然把我的头直接撞击到车顶,砰地响了一声,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座椅上,我真知道有人尾巴骨是怎么样摔断的啦。车表已经显示80公里,可是,看前方, 丝毫不见灯火.....。也无法辩别方向,感到是在绕圈。不会吧,阿拉塔不会找不到苏木吧?嗨,不出所料,果真绕了一大圈。阿也没有来过这个苏木,因为修路,他们也是瞎子摸象,瞎摸瞎走........。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闭着眼走吧。120公里已经出去啦,向180公里挺进。司机巴拉自言自语地念叨,庆幸自己当初加满了汽油。

        当我在颠簸的路上摇摇晃晃睡着的时候,好像还梦见马群在草原上奔驰,那只是瞬间想像的意念......。到了,到了。我一睁眼,看到了灯光闪闪的牧民人家,这时已经是深夜11点了。孩子们等不到客人,都已熟睡,牧主人巴特尔夫妇热情地招待我们,查干依得,艾勒赫吾。巴特是一位体态魁梧彪悍 面色黝黑 两眼炯炯有神 淳朴憨厚的牧人,他不言笱笑,任凭客人调侃。嫂子,不,是弟妹。牧区妇女辛勤劳作,从早到晚,一刻不得休息,长年以往,糙磨过度,弟妹也像老嫂子啦。又是一顿手把肉,喝蓝草白酒,你不吃好喝好,牧主人会很不高兴的。我客随主便,再来一个三杯过后尽开颜,开怀畅饮.....。主人知道我疲惫了,让我俩早些休息,特意安排我和巴拉睡在正屋大床上,巴拉倒头就睡,酣声如雷,我是睁眼睡觉,倒不是巴拉的酣声影响睡面,而是隔壁的朋友们太兴奋太欢快啦。阿拉塔和牧主人们一个劲地喝酒  一个劲地侃大山,兴奋之中还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我那里睡的着,就这样熬到了四点多,天色已经发白,阴天,这是我最最关心的事。对摄影人来说,天阴等于白来一趟。四个人,还有女主人一共喝了一箱子六瓶蓝草原白,主人意犹未尽,还让继续喝,他神智清楚,念念不忘让我一定给他的儿子拍摄摔跤特写,他儿子是全区摔跤冠军,他为此而感到自豪。

     凌晨五点,我们离开了牧民家。东方现出了鱼肚白,汽车又行进在草原上,有路和没有路都一样,凭着感觉走吧,东南西北我是一无所知....。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嘎查旅游点,这是由20多户牧民自发组织起来的草原旅游那达慕。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